央视舞台上浏阳“神算子”挑战不可能

  3月17日晚,在CCTV1播出的《挑战不可能之加油中国》节目里,这三名浏阳“神算子”同来自其他省的选手不依靠计算器,在超快速、无间隔报数的情况下挑战了一波又一波高能的“闪电听算”。

  浏阳日报讯(记者潘雅静)“549、659、851、367、896、898”将100个这样的三位数相加求和需要多少时间?对普通人来说,即使是依靠计算工具,恐怕光是在计算器上输入这100个数字都需要花费几分钟的时间,然而对浏阳市人民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潘钰莹、吴雅琪和刘杭这三名“神算子”来说,不依靠任何计算工具,只需要45秒就能得出答案,这波“神操作”让不少人直呼“开始怀疑人生”。

  3月17日晚,在CCTV1播出的《挑战不可能之加油中国》节目里,这三名浏阳“神算子”同来自其他省的选手不依靠计算器,在超快速、无间隔报数的情况下挑战了一波又一波高能的“闪电听算”。潘钰莹和吴雅琪还成功通过了最后一轮在45秒内将100个数字相加求和的挑战。

  得知节目将播出的消息,当天晚上8时,学校早早就通知了家长,不少市民也是翘首以盼,纷纷蹲守在电视机前。只见电视屏幕中,随着报数声响起,潘钰莹、吴雅琪和刘杭三人的大脑开始进入急速运转的状态。潘钰莹和吴雅琪两人闭上了双眼,看上去似乎在闭目养神,刘杭则不停眨着眼睛,右手的食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一个个快速播报的数字从音响中传来。不少家长感叹,别说计算了,就连记住这些数字都仿佛会让大脑“死机”,简直令人头皮发麻。45秒的播报时间,每个数字的播报时间仅为0.45秒,并且中间没有间隔,主持人撒贝宁甚至默默堵上了自己的耳朵进入了“自闭”模式,节目现场的观众和评委也纷纷陷入了被数字支配的恐惧中。

  “66948”,潘钰莹和吴雅琪的答题板一亮相,现场一片沸腾,看似是不可能完成的挑战,这两名“神算子”打破了观众们对“人工计算器”的想象。同校的刘杭虽然因漏听了一个数字遗憾失败,不过也为她的同伴们喝彩。

  记者了解到,潘钰莹和吴雅琪还参加了《挑战不可能年度盛典》的录制,这次难度再次升级,两人的表现如何呢?是否成功通过了挑战?这将等到节目播出后才能揭晓最终答案。

  “大明星,给我签个名吧。”3月18日早,刚刚走进人民路小学的教室,潘钰莹、吴雅琪和刘杭便受到了一波追捧,甚至还有同学索要签名,节目中超乎常人的技能表现让她们成了学校的“小明星”。

  别看三人在节目中一脸淡定,潘钰莹告诉记者,其实比赛开始前几人就已经紧张得手心全是汗。

  原来,在节目开始排练时,恰逢浏阳市中小学进行期末考试,为了不耽误正常学习,三人错过了节目的彩排,考试结束后还没来得及好好放松一下,便跟着带队老师前往北京踏上了“挑战不可能”的征程。

  “完全陌生的题型,第一天接触一道题都做不出。”吴雅琪表示,在出发之前,几人甚至有过放弃参加节目的想法,“节目中的挑战是需要计算100个数字,而在日常的训练中,我们需要计算的数字最多也只达到了20个。”

  针对这类题型训练的第一天,整整算了三个半小时,三人一道题都没做出来。“那你们又是如何坚持下来并挑战成功的?”当记者问到这个问题时,三人的答案很简单多练,练得多了自然会有进步。

  其实,她们平时的练习也是如此。一年级时她们就开始学习珠心算,每天都有固定的训练时间,周末也要每天进行7个小时的练习。虽然才十二三岁,但三人学习珠心算的时间却有八九年了,常年的拨打算盘,加上计算后需要拿着笔快速写下答案,几人右手的中指常年鼓着一个小包,像个陈年老茧。

  “去年带她们参加世界珠算心算联合会第五届会员大会暨第七届珠心算比赛,还取得了团体第一名的好成绩。”浏阳市珠算心算协会会长胡平说,“神算子”是如何炼成的?答案是1%天赋加上99%的汗水。

  其实,在刚开始进入培训学校学习珠心算时,潘钰莹时常会因为想家而偷偷哭鼻子。“每次去看她都会哭,我们看着也不忍心,但是孩子总有一天会要离开父母,让她们尽早独立也不是坏事。”潘钰莹的妈妈李苏说道,每次潘钰莹因想家而哭鼻子时,她都会告诉潘钰莹独立的好处,这样以后在离家求学或是在外打拼时能比别人更快适应新的生活。

  “学习最重要的是自律,家长应当帮助孩子一同成长,养成自律的习惯。”李苏坦言,虽然自己的文化水平不高,但深深地明白学习对孩子的重要性。在潘钰莹四岁多时,她会在家里教女儿认字、做一些简单的数学计算题。

  为了帮助女儿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她还会让潘钰莹自己制定一张时间表,把要做的事情和时间列出来,按照时间表上的计划完成自己的任务。有了时间的限制,潘钰莹做起事来会更专注,加上在学校的培训,久而久之,潘钰莹自律、专注的习惯也就逐渐养成了。如今,不需要家长太多的干预,潘钰莹自己便可以安排好所有的时间和学习任务。

  “不要给孩子太大的压力和太多的要求,该学习时学习,该放松时放松。”在吴雅琪的妈妈杨启连看来,吴雅琪有着超乎同龄人的懂事,这也许同父母的工作有关。杨启连是文家市镇人,在当地一家花炮厂上班,在吴雅琪读幼儿园时,每天早上六点多就要跟着她起床,杨启连赶去上班,而吴雅琪则被送到还很冷清的幼儿园,往往要到晚上七八点杨启连才能下班回家。

  也许从小见到了母亲的艰辛与不易,吴雅琪自小便很懂事,不仅学习上认真刻苦,生活也很节俭,从不乱花一分零花钱。每次放假回家时,杨启连都会询问她的学习情况,不管有没有进步,杨启连的回复总是轻言细语的鼓励和安慰。杨启连告诉记者,现在学生的学习压力已经很大了,不应该给孩子施加太多额外的压力,学习的同时也要给孩子一定的放松玩乐时间。

  “2020年是第八届世界珠心算比赛,下一个目标是在世界珠心算比赛上拿到好名次。”今年13岁的刘杭坚定地说道。

  “3岁多便开始锻炼她自己叠衣服、整理房间,进入培训学校后,衣服、鞋子都是自己洗。”刘杭的爸爸刘海君表示,在生活方面,他们一直对孩子要求很严格,“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在他们的有意培养下,刘杭即使是在外出比赛时,都坚持自己拿行李,不让老师帮忙。

  尽管很懂事,但毕竟刘杭还是一个孩子,仍有着贪玩的天性,为了让刘杭明白学习的重要性,从事工程建设工作的刘海君会在炎热的夏天带着女儿去工地上体验生活,做些体力活感受工作的辛苦。

  “我这是半放养加半圈养。”刘海君笑着说,只要刘杭完成了自己的学习任务,他们对孩子的态度几乎是放养状态,“在有限的时间内进行严格管理,在该放松的时候,尽情放养。”